您的位置 : 钢铁网 > 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资讯 > 十里红妆待君归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_十里红妆待君归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阅读

十里红妆待君归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_十里红妆待君归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十里红妆待君归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,这本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是描写唐清如,严湘之间故事的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,该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作者是红燕,孤女唐清如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优秀女青年,却不曾想有一天地铁塌方,她竟然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,身为宰相之女,从此,唐清如便走向了复仇之路。当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被解开,当年的冤案竟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,面对皇天后土,面对各方压力,以及亲人的相继离去,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……唐清如究竟该何去何从?而她与严湘的感情,是否可以天长地久?

似曾相识的音容

“嗯?”阿萌愣了愣,然后慢慢贴近唐清如的耳朵,小声地说:“小姐……夫人是在那年的中秋家宴上,中毒……中毒身亡的。”

“中毒?家宴?”唐清如追问道:“什么毒?”

“奴婢也不清楚……但是听那日诊治的太医说……是种西域特有的毒药……好像叫做……情陌草。”阿萌悄悄地说:“小姐,您别多问了,这个事情都过去很久了,因为一直找不到凶手,还震怒了皇上……奴婢是见小姐有些忘记,才告诉小姐的……按规矩,这件事情已经谁也不能提起了。”

唐清如满脑子的疑惑,她觉得自己的穿越绝非巧合,一定是前世的唐清如有事情要拜托她,那……唐清如的母亲究竟是被何人所害呢?还有,我一定不是“不小心”跌落池塘的,这其中必有奸人陷害!那么,唐清如想着,就由我来揭开事情的真相吧!

“好,”唐清如柔声道:“阿萌,既然不让提起,那,从今往后便不必再提起了。是我为难你了。”

“小姐。”阿萌慌乱道:“小姐不必这样和奴婢客气的、奴婢、奴婢只是个下人而已。”

“傻孩子,”唐清如抬手抚了抚阿萌的头:“只有你我二人的时候,不必如此多礼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阿萌开心地说:“小姐您这一病,连性情都变了呢!”

“哦?”唐清如想,这也许是一个了解前世的好机会,于是按耐住心中的急切,缓声道:“我以前?在你眼中,我以前是怎样的呢?”

“小姐以前很顽皮的,经常捉弄我们这些下人,还总是像老爷告状,搞得……搞得小姐的贴身丫鬟换了一个又一个呢。”阿萌回答:“奴婢……奴婢也才陪伴小姐三年而已。”

这样子么……唐清如想,那也许,自己还要演些戏,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……“阿萌,你说的那位王小姐是。”忽然想起了什么,唐清如决定去见一见这位“王小姐”,因为就目前而看,自己落水很有可能就是因她而致使。

“回禀小姐,是王尚书家的长女王芙安。”阿萌回答道:“因老爷与王大人交好,所以王小姐与小姐您自幼便在一起玩耍了,怎么?小姐想去找王小姐?”

“嗯,”唐清如点头:“即刻便前去吧。”

秋天的庭院不免沾染着几分萧索,见到唐清如从闺房的方向走来,府邸的奴仆全都行礼示意,搞得唐清如好不自在,不过总有一日她需要习惯这些本来离她很远很远,只会出现在历史课本上的东西,全都一一展现在她眼前,要她一个一个去身临其境地体验……

不知只是不是命运的捉弄,唐清如苦笑着,可她能如何呢?能做的也只有接受吧。反正那个世界的她……一直是孤零零一个人……从记事起就一直呆在福.利院里,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也从未感受过父母的爱……而在这个世界,至少,她还有一个尚未谋面的父亲……

想到这里,唐清如意识到,自己的身上可能是肩负着某种重任的,而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帮前世的自己调查出重重谜团的真相!

阿萌唤出家里的马车夫,载着她们二人去往王芙安的家里。唐清如隔着马车上的帘子打量着沿路的街道,看着来往穿行的人们,看着古时特有的商贩和叫嚷声,一种莫名的情感油然而生,也许,她可以属于这里,因为她从不属于任何地方……

正想着,马车突然停了下来,原来是王府已到。

唐清如在阿萌的搀扶下慢慢下了马车,抬头便望到了“王府”二字,硕大的牌匾挂在几米高的大门上,两边由青石墙壁延展开来,看起来威严不可侵。

“吱呀。”府邸的大门缓缓打开,从门后走出一名侍女,恭敬地向唐清如行了一方礼数,轻声说:“奴婢恭迎唐小姐的到访,我家小姐已在里屋候着了,请小姐随我来。”

唐清如愣了愣,心想:嗯?怎么回事?难道,王芙安早就料到我会来找她?

“小姐。”阿萌轻唤道,唐清如这才回过神儿来,故作镇定地搀着阿萌走了进去。

进去王府,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尊佛像,这佛像高约两米,把唐清如吓了一跳,目测这佛像的材质……似乎是汉白玉?!

见唐清如面露惊奇之色,侍女赶忙解释道:“前些日子,皇上见王大人面色不好,想来是日夜操劳所致,而大人额头又微微发黑,于是特赏赐了这尊汉白玉弥勒佛,以震慑些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随后转身打量着唐清如,“王家上下信佛已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了,而我们小姐,可是出了名的心善呢。”

“呃。”因为没有这具身体之前的记忆,所以唐清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“我们小姐前几日落水,身体尚未痊愈,有些记忆已经忘却了,还望姑娘多多体谅。”阿萌见状,赶忙帮唐清如解围。而在不知不觉中,几人已经走到了廊庭处。

唐清如抬头看着廊庭顶端,竟是画满了敦煌的图案!果然是信佛的家族啊,唐清如感叹道,可是,若真是虔诚的教徒,又怎么会将我推入水中?

“呀,清儿。”一声轻灵的呼唤声另唐清如一怔,似曾相识的声音如莺啼鸟鸣,悦耳得很。她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身着杏色齐胸襦裙的女子从屋内走了出来,而那脸庞,竟然……竟然和唐清如的现世好友一模一样!

唐清如看着王芙安怔住了,“张茗悠……你怎么。”脱口而出的,是现世好友的姓名。

“嗯?”王芙安一脸迷茫地走进,轻轻拉起唐清如的手“清儿……你刚才唤我什么?”

“呃……啊。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唐清如慌乱解释道:“没、没什么,嘿嘿。我身子尚未痊愈,有些混乱,还请姐姐莫要见怪。”

“姐姐”二字从唐清如口中脱口而出,引得王芙安有些错愕,这也不能怪唐清如,因为她的现世好友张茗悠和王芙安有着一模一样的声音和容貌,如果不是眼神的迷茫,唐清如差点就以为张茗悠和自己一样都穿越了。

“清儿这是做什么,怎么和我竟生分了呢?”王芙安赶忙搀住了唐清如,笑嘻嘻地往往屋里走。

那笑容柔情似水,令唐清如瞬间无比地想念现世的一切,虽然在现世她无依无靠,但是张茗悠是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人,所以见到王芙安是这副模样,她一下子就放下了所有的戒备。

进了里屋,唐清如发现屋内的构造与自己的卧室如出一辙,只是桌子上的茶具全是青花瓷制成,帘子也是青色的薄纱,多了些素雅。“姐姐这里好生雅致!”唐清如不禁感叹道。

王芙安笑道:“清儿不嫌姐姐这里太过俗气就好,这些家具都是新换上的。”

“那是,这些东西可都是难得的珍宝,都是皇帝前些日子赏赐下来的。”王芙安身旁的小侍女插口道,那神态十分得意。

“陌儿,”王芙安厉声道:“我和妹妹说话,那里轮的上你来插嘴?”

“是。”陌儿听闻赶忙怯声退下。

“妹妹莫要见怪,”王芙安递过一杯茶水,柔声说道:“新来的小丫头不懂规矩,我日后多加管教些。清儿,你的身体可好些了?”

“好些了,虽然尚未痊愈但已无大碍。多谢姐姐挂念”唐清如笑着接过:“姐姐这里全是皇上赏赐的吗?清儿好生羡慕啊。”

“嘿。”王芙安羞涩地低了低头: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爹爹日夜操劳,替皇上分忧,皇上赏赐是应该的。而我……我只是恰好今年会入宫。”

“嗯?”唐清如疑问道:“姐姐今年就……难道姐姐尚未有心上人吗?”

“清儿你说笑了,姐姐哪里有什么心上人,”王芙安脸红道:“倒是清儿,也到了该婚嫁的年龄,可有倾慕的如意郎君?”

“啊?”唐清如也一霎脸红了:“姐姐你怎么拿我打趣啊?”说着品了几口手中茶。“嘶……这是什么茶水啊?这般清香。”

“这是今年新进贡的白茶,我之前并未喝过,据说是从西域引进来的。”王芙安一边沏着茶一边说:“清儿喜欢就好。”

“嗯!”唐清如笑道,把之前的怀疑全都抛之脑后。丝毫没有了戒备和警惕,沉浸在王芙安的温柔乡里。

二人你一杯,我一口地品茶聊天,还下了几局棋盘,不知不觉便已暮色降临,见时间不早,唐清如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王府。

临走前,王芙安还塞给唐清如几扎白茶,当做礼物。唐清如自是高兴得不得了,笑嘻嘻地就回到了唐府。

可她不知道,一张布好的大网已经悄然张开……

十里红妆待君归

十里红妆待君归

作者:红燕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孤女唐清如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优秀女青年,却不曾想有一天地铁塌方,她竟然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,身为宰相之女,从此,唐清如便走向了复仇之路。当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被解开,当年的冤案竟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,面对皇天后土,面对各方压力,以及亲人的相继离去,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……唐清如究竟该何去何从?而她与严湘的感情,是否可以天长地久?

bet356时时彩_bet356官网是多少_bet356亚洲版详情